您的位置::黄色娱乐网 >> 王雪娥

最佳都艳离职做创造101湖南卫视是怎么留住洪李琼黄立成张家界李路张美娜Xl

时间:2023年08月23日

都艳离职做《创造101》,湖南卫视是怎么留住洪涛的?

作者/吴丽仟

由于往后随着要求的提高  上周五(5月25日),湖南卫视召开工作室会议,为徐晴工作室(代表作:《声临其境》)、陈歆宇工作室(代表作:《亲爱的·客栈》)等7个工作室授牌,大力试行一线团队工作室制度。

用湖南卫视总监丁诚的话说,给什么都不如给政策、给机会、给未来,成立工作室的核心目的就是建立湖南卫视面向未来的制作生态,给最好的团队铺垫好未来之路。

徐晴工作室,综艺代表作《声临其境》

此前,湖南卫视《歌手》总导演都艳带团队离职创业,一度被当做是湖南卫视人才流失的又一标志性人物和事件。

洪涛也曾因离职传闻被送上微博热搜。

人们不禁发问,一线卫视还能留住这些精兵强将吗?这一招,真的能留住人才吗?对此,我们不妨结合各大卫视的实际情况、人才战略、应对策略,做一康涅狄格大学研制的1种新型骨修复复合材料的3维效果图些理性分析。

湖南卫视为什么要大力推行“工作室”制度?

据湖南卫视节目制作中心主任黄宏彦介绍,湖南卫视26个节目团队,其中7个工作室就占了36.2%的导演人数,完成了湖南卫视60%的自办节目。很明显,僧多粥少。

2018年初,湖南卫视“年末的群Party”上,湖南卫视公布其在2018的七大任务,其中一项就是,大力试行一线团队工作室制度,年初选出了7个团队试行工作室制。

他们的激励政策如下:

第一,推动工作室创立自主独立品牌;

第二,下放工作室人员招录和用工权利,以“投入产出”为依据制定奖励机制。

联系到当时丁诚在4月份的湖南卫视创研大会上所说,这是他们和人力资源部商量的结果,他们要搭建一个新的人才体系,不光是留住他们,更要成就他们。

可以很明显感受到,台里为了留住一流人才,要给他们更大的名声、更丰厚的项目奖励、更大的权利和权限。

以《声临其境》的徐晴工作室为例。

此前,我们采访过徐晴(戳蓝色字体复习:深度丨《声临其境》已经收官,留下了哪些原创经验?) 据介绍,她的团队初期只有8个人,后来增长到30多个。因为担心团队思维的固化,徐晴多次强调,一定要有新鲜血液的融入。甚至每一次的策划中,她会特别听取90后甚至95后们的声音,“不怕说错,就怕不说。”

第三,贯彻落实“双核驱动”全媒体战略,支持工作室承接芒果TV的制作项目;第四,鼓励工作室积累络视频节目研发和制作经验等等。

据娱乐资本论(ID:yulezibenlun)了解,很多一线卫视的导演团队or制片人可能一年下来都没啥项目可做,时间久了自然留不住人。但如今,湖南卫视鼓励台里的团队去芒果TV做综,一方面反哺了芒果TV的综艺人才队伍,可以为芒果TV输送优质内容,另一方面对培养体制内团队的感、创新能力,很有帮助。

如果这些政策能尽快落实,确实还是很给人信心的。

培养、留住人才,各大一线卫视都是怎么做的?

据娱乐资本论(ID:yulezibenlun)了解,湖南卫视在经历了《72层奇楼》这样相对失败的制播分离项目后,对外来团队越发谨慎和小心。

现在他们越发强翟惠民调“最优秀的制作人永远都是放在C位”。

有业内人评价,如今湖南卫视大力推行“工作室制度”,或许和当初东方卫视推行的“独立制片人制”有点像。

东方卫视:大力推行“独立制作人制”

资料显示,2014年3月,全新成立的东方卫视中心在体制与机制上大胆创新,首次推出“独立制作人”制度。相比社会化的制作公司,“独立制作人”制度更像是一种体制内的制播分离。

据介绍,独立制作人一年一聘,其选拔需要经过严格的考核。首先要看其是否有代表作品;其次看其是否有吸收有害2氧化碳和灰尘颗粒的2合1面罩带团队的经验;第三还要看他们在节目制作上的业绩——不仅创造过较好的节目收视率,还要给平台带来收益和影响。

除了给台里做节目,他们也鼓励独立制作人给视频站做节目。像东方卫视独立制作人李文妤既做过台里的《花样姐姐》系列,后给腾讯视频做了《放开我北鼻》系列。

2017年,东方卫视宣布独立制作人队伍已扩充到14个,每个团队同时负责几档节目。

有趣的是,据公众号“综艺”2015年的报道,时任东方卫视中心总监、总经理李勇据李勇曾透露,东方卫视中心的体制改革将分三步走。首先是独立制作人制,第二步将试行工作室制度,第三步会把独立制作人团队升级为团队持股公司。

第一步相对容易,但后两步就没那么简单了,但这也不失为传统平台留住人才的一种思路。

浙江卫视:节目制作中心大力培养年轻团队

相比之下,浙江卫视更多以“制播分离”为主,但节目制作中心也丁广泉在大力培养新人。

浙江卫视频道总监曾经说过,想留住人才,用钱显然是不太可能了,唯一能做的就是带领他们打胜仗。他们的操作思路是,在战斗中培养,给年轻人机会。举个例子,像《奔跑吧兄弟》第四季起用了8 5后做总导演、总编剧。

像《王牌对王牌》启用的是85后的吴彤总导演,后来他又因为做出了《演员的诞生》这样的爆款项目,名气大增。

去年4月,浙江广电还做过大规模人事调整,各种升职加薪。

吴彤(《王牌对王牌》制片人)升任节目中心副主任;

蒋敏昊(《梦想的声音》总导演)升任战略发展中心主任;

陆浩(前《奔跑吧兄弟》副总导演,“跑男”第一季导演)升任战略发展中心副主任;

孙竞(浙江卫视后期中心负责人)任节目中心主任助理(也将是《爸爸回来了3》的制片人);

姚译添(《奔跑吧》总导演)任节目中心主任助理。

不过,纵使各大平台在人才培养和管理方面下了功夫,但正如一位资深电视人所说:“想离职的还是会离职的。”

一般来说,体制内的一线制作团队的流向,要么去视频站、袁莎要么去社会上的制作公司当高层,要么自主创业。钱多、机会多,但压力也大。再加上如今综艺市场不太景气,台里又愿意提供更多的奖励、激励叶世荣、保障和机会,综合权衡下,前两年掀起的“离职潮”或许会消停一段时间。

盐酸达泊西汀
盐酸达泊西汀
盐酸达泊西汀
盐酸达泊西汀
友情链接